利里达希望在利润崩溃后出售股票

一向业绩稳健上升的企业突然出现毛利率断崖式下跌,停牌出卖是无奈还是另有隐情?新三板创新层企业东莞市瑞立达玻璃盖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立达”)11月6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准备出售给东莞华茂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茂实业”),并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公司股票终止挂牌,相关议案以88.19%的赞成率通过了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业绩一直稳步上升的企业突然毛利率像悬崖一样下降,暂停销售是无奈还是隐藏?东莞瑞丽达玻璃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丽达”)于11月6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出售给东莞华茂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茂实业”),并将向国家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终止公司股份上市。相关议案以88.19%的支持率通过了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

然而,四名股东于11月13日向证监局报告日利达的事实似乎暗示了合并的不寻常性质。

2015年8月27日,瑞丽达的实际控制人胡嘉达带领公司走向新的三板,进入资本市场。

信息显示,Rilida的主要业务是窗户防护玻璃的设计、开发、生产和销售。

“胡嘉达和公司管理层涉嫌挪用公司资金和支付空丽达。

“四名股东表示,他们将提起诉讼检查账目。

根据记者从股东处获得的报道材料,股东们的疑虑主要集中在公司财务数据的“斗争”上。

尽管四大股东的声明尚未澄清,但不可否认的是,之前业绩一直稳步上升的赖尔丹(Riordan)在2016年的毛利率经历了悬崖般的下降,从2016年前的约24%降至2016年下半年的-3.9%。

对此,胡嘉达告诉记者,行业转型导致公司现有的生产技术跟不上产品更新的速度。

关于终止上市和出售的提议,瑞利达东李蜜于告诉记者,该提议已上报给股票转让系统,但由于股东报告,最终结果尚未最终确定。

悬崖般的下跌根据日力达11月6日发布的关于申请终止股份上市的中小股东权益保护措施的公告,公司股份终止上市后,华茂实业拟以不高于每股1.45元(含)的价格收购公司实际控制人胡嘉达及其配偶彭恒英直接持有的股份;以不高于1.80元/股(含)的价格回购其他股东持有的股份。

无论是1.45元还是1.8元,都远远低于公司最新的5.5元/股的固定涨幅,甚至低于上市时2.5元/股的发行价。

这是何宇夏和其他股东的重大经济损失。“控制溢价没有得到适当反映,控制者高买低卖是极其不正常的。

”何霞说道。

记者从何霞那里了解到,他通过个人和公司持有瑞丽达420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52%。

按1.80元/股(含)的价格计算,总额为756万元。

何霞以3元/股和5.5元/股的价格参与了两轮投资,总额约1700万元。

如果这次并购进展顺利,何霞可能会遭受一千万以上的损失。

“经营亏损是正常的。投资总是有得有失的。

”面对何霞等股东的反复询问,胡嘉达表示。

然而,据何霞称,里丽达在2016年仍有4.4亿元的收入,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却出现了巨大亏损,这令人怀疑。

记者查阅了赖尔丹这些年的声明,数据显示,该公司的收入从2013年到2015年持续增长,2015年的收入为4.23亿元,利润为5091.11万元。

与此同时,该公司在2015年筹集了4.47亿元。

然而,2016年度报告中的结果发生了巨大变化,亏损7020.9万英镑,收入略有增加4.10%,净利润下降237.91%。

在业内人士看来,毛利率骤降至负数并不常见,这需要企业做出合理解释。

为此,记者致电李宇,称固定提价过低的原因是产品市场价格大幅下跌,给企业造成损失。

年度报告显示,运营成本增加主要是由于产量降低和原材料成本上升。

胡嘉达向记者解释说,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是行业转型。

“以苹果手机为例。目前,公司的玻璃屏幕生产技术和生产设备跟不上手机的快速升级。

“此外,对于收购方华茂实业(Hua Mao Industrial),何霞等股东认为,华茂实业作为硬件结构部件的制造商,产业水平相对较低,在产业整合方面更容易合作,收购成本应该远远高于同等产能规模企业的重置成本。

然而,记者从胡家达那里了解到,华茂工业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其零部件生产的OPPO和vivo背景。

眼神交流显示,华茂实业于2016年9月注册,注册资本5000万元。

其控股股东东莞华茂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生产家用电器、通信和数码产品的硬件部件制造商。

数据纠纷导致了业绩的“巨大变化”,这使得何霞等股东质疑该公司的运营。

“书面询问被公司拒绝,甚至在股东大会上遭到批评。

我们觉得有问题,开始调查。

”何霞告诉记者。

“日利达在固定资产分类和累计折旧方面存在数据差异。

”何霞说道。

根据何霞提供的证据材料,记者查看了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半年度报告,发现日丽达在报告项目转移上存在混乱问题。

以2015年年报数据为例,何霞向记者解释,固定资产项目下在建工程转出2881万元,而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项目的相应数据为0。

报告材料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Rilida的固定资产因主体混乱而累计5200万元。

“我现在的重点是知道5200万元的来源和目的地。

”何霞告诉记者。

然而,一名为多家上市公司服务的会计师就此问题公开表示,固定资产分类前后与在建工程变动不一致的原因是在建工程转来的固定资产下的“机械设备”类别不属于在建工程,因此披露不完整,可能导致披露数据不一致。

他说:「比较两个相同行业的固定资产和总生产能力,看看是否有固定资产膨胀的问题。

”会计说。

此外,报告材料还为质疑赖尔丹的资产流动提供了证据,并针对这一趋势提高了员工工资。

目前,包括何霞在内的共持有4.4%股份的四名股东已经以真实姓名向证券交易中心、证监会和东莞市国税局举报了日丽达。

根据规定,中国证监会将在两个月内予以回复。

此外,何霞还向记者透露,他将在未来几天内向广东省证监局、广东省国税局、深圳市财政局和会计师事务所报告此事。

“上市公司应该拿出真实、合法和有效的证据来说服投资者。

如果有证据证明人为因素造成股东损失,股东可以要求侵权人赔偿。

否则,没有办法补偿其损失,它只能接受这种投资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教授刘俊海表示,监管机构需要改进顶层设计,加强监管,打击企业欺诈行为,并加强对融资计划的审查,以稳定新三板市场秩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