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亿投资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园蓬勃发展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一直在争先恐后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以及异常火爆的相关配套产业,已经成为最新的现象。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5月份,就有近10份关于各地新建和扩建新能源汽车工业园的报告。

除了此前陆续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开放信息外,从2015年至今,全国各地计划建设或正在建设的新能源汽车项目多达30个,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

这些新能源汽车建设项目大多以“新能源汽车产业园”的形式存在,并蓬勃发展。

然而,伴随新能源汽车市场井喷而来的原材料短缺导致了动力电池等配套产业的全面崛起。

此外,由于市场上的价格投机等现象,原材料价格稳步上涨,使得动力电池等上游产业链处于虚拟火灾状态。

当时,建设新能源汽车产业园热情背后的驱动力是围堵土地、形成派系。繁荣的表象下有隐患吗?在过去的一个月左右,新能源汽车工业园区的消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近日,广东电动车商会与顺德、英德达成合作共识,并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共同建设广东首个新能源电动车产业园。

在5月21日举行的广东省电动汽车商会年会和新能源产业交流会议上,18家电动汽车企业签署了园区投资意向书。

此前,5月17日,江西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被江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授予“江西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基地”称号。

5月8日,贵州贵安与武隆集团携手,为新能源汽车生态工业园举行签约仪式……相关案例数不胜数。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4月生产了47,000辆新能源汽车,同比增长135%。

1-4月,汽车投资2979亿元,增长17%,其中民营汽车投资2334亿元,增长23%,占汽车投资的78%。

“2015年民营企业的投资增长率仍然低于国有企业,但新能源汽车的热潮刺激了2016年民营资本的投资。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副秘书长崔东树说。

“新能源汽车工业园是一种私人投资。

崔东树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是利用这个机会圈钱和土地用于项目,这往往会过热。

崔东树说,南京金龙等公司最近投资80亿元制造新能源汽车,这表明新能源汽车项目正受到世界各地的追捧。

“2016年,私人汽车公司占投资的78%,比去年的74%上升了4个百分点。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已经成为民营汽车企业的新热点。

“这些新建的新能源汽车工业园区可能是地方政府针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热潮和刺激当地经济的重点投资项目。或者为一些已经进入工业和信息化部“黄牌警告”名单的企业自救。

“地方政府认为这是一种产业趋势,主要是出于绩效考虑,这是正常现象。

兴业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冠桥告诉记者。

早在2013年8月,工业和信息化部(MIIT)就发布了关于建立汽车产业退出机制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随后对不符合要求的企业进行了公示。

根据通知要求,如果整改后达不到评估标准,将暂停车辆制造商和产品公告,并建议车辆制造商退出。

杭州长江客车厂、云南美的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和贵州客车制造厂都榜上有名。

桂安新区项目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表示,新能源开发是企业“宣传”后主动自救的表现。

然而,国家的相关鼓励政策已经成为新能源产业建设项目相继启动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根据现行国家政策,进入新能源汽车试点推广的城市有一定的考核要求。不符合要求的将被取消试点资格,符合要求的将得到相应奖励。

为了满足评估要求,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地方政府投资新能源的积极性。

事实上,不仅新能源工业园区蜂拥而至,与之相匹配的动力电池项目也纷纷开始投资新项目,竞争格局越来越激烈。

北京车展前,天津李绅电池电动车动力电池扩建项目正式获批。

总投资12.11亿元的扩建项目预计于2017年投产。

然而,将于今年第三季度正式生产的郭萱高科技复合三元电池的合作对象主要是BAIC新能源。

除了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的扩张和生产之外,国外电池企业也将重点放在中国市场。

近年来,三星SDI、LG Chemical、SK、波士顿等国际电池巨头也在布局大规模布局,并将迎来集中大规模生产。

与此同时,来自科技领域的苹果、谷歌和英美烟草也参与了这一领域。

近年来,动力电池相关企业的发展经历了很大的起伏。

“国内专门生产动力电池的企业在过去几年确实亏损,主要是因为在动力电池研发和生产方面的大量投资,当时市场还没有形成,销售额也相对较小。

“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动力电池领域首席专家王芳介绍,自2014年底以来,国内动力电池一直供不应求,动力电池企业的盈利能力有所提高。

数据显示,2015年,主流动力电池企业的产量和产值均大幅增加。全年动力电池的总产量约为16GWh。以2.5元/Wh外包的平均单价计算,去年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的总产值约为400亿元人民币,其中电池核心市场的产值约为300亿元人民币。

2016年,包括外包业务在内的动力电池市场产值预计将达到700亿英镑左右,刺激动力电池行业的增长。

市场的井喷导致原材料供应不足,动力电池上游产业链开始进入虚拟火灾状态。

最明显的表现是原材料价格的上涨。

碳酸锂的报价在2015年初为4万元/吨,但在年底接近20万元/吨,增长了四倍多。六氟磷酸锂价格从2014年的80,000元/吨上涨至2015年底的260,000元/吨。

“2015年最赚钱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是电池企业。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资源开发部主任许昌明说。

包括宁德时代新能源(CATL)、天津李绅、光宇供电、万向、深圳比克等。,产品供不应求。

面对如此巨大的利润空,市场上的各种资本都在流动。

除了一些已经大规模进入锂离子动力电池市场的铅酸电池公司之外,东南亚、豪华家居(Deluxe Home)和泰邦(Tabon)等此前从未进入锂离子电池行业的其他公司也在资本市场筹集资金,建设大规模的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线。

此外,在吸引社会资本后,大量中小锂电池企业也在加快生产扩张,希望获得更多市场空。

事实上,危机隐藏在各地新能源汽车工业园区和动力电池支持企业似乎欣欣向荣的建设热情背后,这些企业欢迎新一轮的生产和扩张热潮。

“根据以往的经验,当行业发展迅速时,企业将注重产能扩张,而不是基础技术的积累和突破。

中国100国电动汽车委员会主席陈清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表示,“尽管我们在市场规模上已经超过了外国,但我们在技术上并没有做出很大努力。

陈清泰形容它为“萝卜不会很快洗泥”。

由于新能源产业过热,在原有相关企业快速扩张甚至开放上下游的同时,也吸引了大量新企业进入该行业。

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很多问题,如好人与坏人混为一谈、技术基础薄弱、人才队伍缺乏、行业经验缺乏、行业整合能力差等。

以动力电池行业为例,虽然该行业的快速扩张使相关企业实现了快速增长和盈利,但由于技术力量薄弱而追赶市场和接受补贴的投机行为客观上加剧了安全事故的爆发。

“国内动力电池企业未来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如何全面提高生产线的自动化水平、集成度和系统控制能力。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首席科学家兼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刘兴江直言不讳地说。

不仅如此,产能过剩几乎已经成为动力电池行业和新能源产业园区同时需要面对的问题。

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首次正式提出汽车行业“产能过剩”问题——2015年,37家主要汽车企业(集团)乘用车产能利用率为81%,产能利用率相对合理,商用车产能利用率为52%,产能利用率不足,汽车产能逃逸顺序问题已经出现。

新能源汽车投资热潮背后,潜在的产能过剩问题也值得关注。

业内人士分析,2016年动力电池企业的总产能约为61GWh。考虑到容量释放过程,如果容量释放系数为0.6,2016年动力电池市场的有效容量可以达到37GWh,如果预测的市场需求为30GWh,则剩余7GWh。

但是,该算法没有考虑到大量中小锂电池企业和其他行业进入的企业的投资和产能增加,动力电池市场的局部过剩隐患已经存在。

同样,产能过剩问题在新能源整车项目上也有体现。同样,产能过剩的问题也反映在新能源汽车项目中。

据统计,各地区30多个在建新能源汽车项目的总产能已达到300万辆,远远超过2020年全国新能源汽车产能达到200万辆的计划。

考虑到早期启动的项目和正在进行的项目,未来几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能过剩是不可避免的。

机遇往往与风险并存。似乎延伸到无限的黄金之路可能会通向深渊。

无论是为了地方的成就还是为了自救,对新能源汽车整个产业链的投资都应该理性判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