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东方特色”上海合作组织,加强“利益与命运共同体”

6月15日,余韶庆祝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5周年。

上海合作组织将于6月23日至24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举行峰会庆祝这一周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国领导人将在此会晤。

峰会将通过塔什干宣言,批准上海合作组织2016 -2020年行动路线图。

将要签署的十多份文件中有上海合作组织历史上的第一份旅游合作计划。

据说24日峰会结束时会有惊喜,欢迎新成员。

中亚命运和利益共同体上合组织目前团结了18个国家:6个成员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中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6个观察国(阿富汗、白俄罗斯、印度、伊朗、蒙古、巴基斯坦)和6个对话伙伴国(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柬埔寨、尼泊尔、土耳其、斯里兰卡)。

这些国家有30多亿人口,2015年每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约为37万亿美元。

中国国际关系新概念的一个重要战略是加强命运共同体(中国-中亚利益共同体)的建设。

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中国-中亚-俄罗斯三方合作的重要国际组织,在该社区项目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因此,以上海合作组织为轴心,形成各方的集体认同和情感,是未来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成功发展的重要基础。

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建立了“上海五国”机制,以解决苏联遗留的历史问题。

在发展过程中,“上海五国”机制充分体现了中国与中亚地区的平等合作、互信互利。它不仅维护了地区安全与稳定,而且进一步促进了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友好关系。

2001年,上海五国机制发展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标志着合作的新阶段。

“互利、互信、平等、合作”和“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逐步升华,成为中国和中亚国家“共同命运、共同利益”的重要机制。

中国和中亚国家在发展上逐渐达成共识,即维护机构安全,增进安全互信,反对三股势力,加强能源合作,实现经济互补。

从中亚国家的角度来看,上海合作组织可以首先在没有颜色革命和动荡的情况下保持体系的稳定,并有效打击恐怖势力。其次,作为连接中俄的平台和桥梁,它可以获得更多的支持和帮助。俄罗斯认为,上海合作组织也是平衡俄罗斯和欧洲国际压力、与中国密切合作并对中亚国家施加影响的纽带。中国认为上海合作组织是与中亚地区密切交流的重要纽带和平台,维护了周边地区的稳定。

成立上海合作组织的初衷是在“划界稳边”的共识基础上建立新的国家合作关系模式,并把“反对三股势力、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反对任何形式的“新干涉主义”制度化和组织化。

今天,上海合作组织已经成为中亚一个重要和有影响力的国际组织。

与中亚国家相比,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努力建立以上海合作组织为核心的安全共同体。尤其是在美国亚太地区再平衡战略和乌克兰危机爆发的背景下,上海合作组织对中国更为重要。非传统的边境安全威胁已经上升到威胁区域安全、稳定和经济发展的程度。

如何与中亚国家和俄罗斯建立高度信任的合作模式,打击三国边防部队和边境恐怖组织,将是今后深入研究的课题。

中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的高度认可及其与中亚和俄罗斯的长期持续有效互动将成为上海合作组织集体认可形成的核心变量。

中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态度和情感将影响中亚国家和俄罗斯对上海合作组织的看法,也将影响上海合作组织的未来方向和运作。

没有中国的努力和实践,成员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的集体认可将逐渐消失。

因此,上海合作组织集体认同的内部构建要求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与成员国在军事、政治和经济层面密切互动。中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的认同和情感将逐步改善中亚国家和俄罗斯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态度和情感。

目前,中国正努力与中亚建立“命运与利益共同体”,希望上海合作组织成为“政治、安全、经济、社会等领域的利益共同体”,不断增强组织内部的凝聚力。

习近平主席还在2013年比什凯克峰会上表示,中国决心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一道,“树立同甘共苦、互利共赢的意识,加强合作,加强团结自强,把上海合作组织建设成为成员国命运和利益共同体,成为成员国谋求共同稳定和共同发展的可靠保证和战略支持”。

安全和经济职能需要加强。从发展道路来看,上海合作组织已经完善了国家间信任和安全机制框架,有效维护了边境稳定。

几十年来,上海合作组织在反恐领域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从建立反恐会议机制到磋商机制,签署多项反恐合作法律文本,再到组织反恐情报分析和联合反恐演习,上海合作组织通过反恐议程加强了自身的作战能力,为维护成员国国防安全、抵御非传统安全威胁和建立军事互信做出了重要贡献。

同时,上海合作组织扩大了合作范围,在经济和能源领域的合作逐步深化,甚至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发展的“重要基础和主要方向”。

通过银行、企业等社会实体的参与,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平台和桥梁功能得以发挥。上海合作组织也成为中亚国家吸收外资和出口能源的重要窗口。

作为连接中国-中亚-俄罗斯三边关系的上海合作组织,其发展经验证明,其自身的成长符合国际组织的发展规律,成员国的集体认同正在逐步形成。

随着新丝绸之路倡议的发展、中亚国家对中国合作的热情支持和俄罗斯欧亚一体化的发展,上海合作组织内部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结构正在逐步发展。

然而,从目前情况来看,上海合作组织的安全和经济职能需要进一步发展。

因为没有面对当前中亚的安全困境,上合组织有流于领袖论坛的风险;而上合组织代表的“上海精神”也因其在中亚国家看来更多是“民主和平等”一面,成功践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原则,而流失了其强力合作共同应对中亚及其周边地区安全威胁和地区治理功能。由于上海合作组织没有面临当前中亚的安全困境,它有可能成为一个领导论坛。以上海合作组织为代表的“上海精神”在应对中亚及其周边地区的安全威胁和区域治理职能方面也失去了强有力的合作,因为在中亚国家看来,它更像是“民主和平等”的一方,并成功地实施了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原则。

因此,上海合作组织的集体特征需要所有国家的共同努力,特别是大国的努力和支持。中俄对此持清醒态度,将与中亚成员国一道,在塑造未来上海合作组织“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集体认同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上海合作组织的未来也将呈现出与西方国际机制发展道路完全不同的“东方特色”。

东方特色强调互利共赢和以合作为导向的平等的国际关系沟通模式,这促进了全球化的多元化和变异性。

作为全球化4.0时代的一个新兴产品,这种“东方特色”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冲击上一个全球化时代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并将成为国际关系体系未来变革的一个重大机遇,影响并可能改变西方主导的全球化3.0时代的国际关系格局。

中亚的发展和国际关系的演变证明了“东方特色”的有效性和持久性,代表了东方国际体系的崛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