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林毅夫对中国经济如此乐观?

每次我看到关于林毅夫博士的消息,我都伴随着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各种乐观判断,如中国潜在的8%的经济增长率,中国保持20年快速增长的能力等。

林毅夫的观点一直不同于学术界对不利改革的担忧和批评。

这种差异引起了林的许多批评。

关于潜在增长率的问题,他多次澄清潜在增长率不同于实际预测,需要一系列先决条件。

然而,即使抛开这些误解,林的观点也与纯粹的市场经济学家的观点大相径庭。

林主张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以及一个积极而有前途的政府。这是他提出的新界说的核心观点。这是企业市场经济学家无法接受的。

在目前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仍难以理清的情况下,这种差异似乎超越了学术争论,包含了一些独特的政治含义。

林毅夫的观点总是更加肯定政府参与的经济发展模式,这可以作为抵制既得利益者改革的借口。

除了这些问题,我们不妨仔细看看林的乐观是否有道理。

林新杰构是通过比较优势提出的发展经济学新框架。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经济起飞只能依靠要素禀赋的比较优势来实现。如果它违反了要素条件,它将以失败告终。

中国和东亚新兴经济体的成功经验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在比较优势的基础上,林还提出了晚发优势的概念。

所谓后发优势是指发展中国家通过模仿跟随发达国家的技术创新来避免不必要的创新成本,并为经济发展提供持续动力。

这从理论上为落后国家实现经济腾飞提供了实践参考。

经济发展是产业结构的升级,这取决于要素的升级。

林强调了政府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

具体来说,要识别优势产业,促进要素升级,解决基础设施建设、教育、科研创新支持、市场信息提供等市场失灵问题。

这些必要的公共服务具有积极的外部性,不能仅由市场或企业承担。他们需要政府干预。

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已经深深地介入了经济发展,这也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

基于这一理论,林毅夫对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做出了乐观的判断。

这种乐观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持续的技术创新。第二,中国各地区之间的不平衡为未来的增长提供了/[/k0/。

与中国经济过度依赖投资造成结构失衡的一般结论不同,他认为投资在未来中国经济增长过程中仍然非常重要。

他的理由是可以理解的。中国广大的欠发达地区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支持经济增长的投资空间仍然很大空。

虽然中国经济投资过度,消费相对不足,但结构性失衡,但结构性转型需要时间。

提高消费和减少投资是指经济总量的比例,而不是绝对数量的增减。

即使国内需求开始推动经济发展,绝对投资额也肯定会增加,因为中国的经济总量正在增长,这是一个完全合理的判断。

但在我看来,林毅夫的观点有两个关键问题,即中国在现阶段面临的风险。

首先,政府投资基建确实有必要,但政府从何而来呢?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政府以投资为导向的长期经济增长让中国各级地方政府负债累累。这种慷慨的信贷来自人为的低利率和低效的银行体系。

在今天负债高筑、风险积聚的情况下,如何允许地方政府继续投资?诚然,只要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债务会逐步被消化,但是这种论述背后的假设是一个负责而自律的政府,但事实是:政府是一个负责而自律的政府吗?第二个问题则更为本质。在债务高企、风险不断累积的今天,如何允许地方政府继续投资?诚然,只要经济继续高速增长,债务就会逐渐消化,但这一论点背后的假设是一个负责任和自律的政府,但事实是:政府是一个负责任和自律的政府吗?第二个问题更重要。

一个积极和有希望的政府确实有责任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和支持要素升级。

但是政府应该做什么或不应该做什么,应该如何衡量?这些问题的答案越模糊,政府干预市场越位的可能性就越大。

事实上,要素升级需要政府的参与,但也需要政府让步。

以教育为例。在一个拥有世界上最多博士学位的国家,创新人才的缺乏是由于政府参与不足吗?答案恰恰相反!在这种情况下,林毅夫的观点是基于所谓的适当理论,但他显然有意忽略了现阶段中国经济最重要的危险。

林毅夫试图建立一个更加进步和实用的发展经济框架来促进经济发展,这是可以理解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