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家中央企业得到高层的大力支持,从股票市场套现332亿元。

作为共和国的长子,中央企业的行为备受关注。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近50家中央企业加快了牛市步伐,推出了1000亿美元的固定增长计划。

与此同时,随着牛市的深化,中央企业的大动作不止于此。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年初以来,至少有70家央企减持,累计减持24.06亿股,涉及资金331.83亿元,相当于中信证券去年净利润的三倍。

其中,以中信证券、中国重工业和中信国安为代表的中国领先中央企业在减持现金方面名列前十。在前20家减持现金的中央企业中,有12家都是中国的龙头企业。

根据以往的经验,牛市往往会导致减持冲动,减持冲动不仅限于上市公司的中小投资者和一般金融投资者,其控股股东会在不影响其控股权的情况下适当减持。

数据显示,今年至少有834家a股公司减持,涉及金额为2284.87亿元。去年同期,只有543家公司减持,减持规模仅为410.29亿元,不到今年的20%。这显示了牛市下跌的影响。

此外,去年前四个月减持的公司主要是私营企业和当地国有企业。很少有中央企业大幅减持。

根据粗略统计,去年前三个月,只有中铝和彩虹购物中心等个别公司减持了中央企业的股份。当时,中铝不是其控股股东,而是金融投资者信达资产。

更重要的是,中铝是当时20大公司中唯一减持现金的公司。

一年后,上述中央企业掩盖股份的现象正在发生变化。当股价上涨时,许多中央企业都加入了减持团队。许多中央企业的控股股东仍然是减持的主要力量。

例如,今年1月13日至1月16日,中信证券控股股东中信公司(China CITIC Corporation)减持股份3.16%,涉及约10亿元人民币。

当时,中信证券自去年11月下旬以来经历了疯狂的上涨,中信公司几乎将其持股降至最高价格。

与中信集团类似,中国重工集团控股股东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和实际上由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控股的大连船厂集团和渤海船厂集团今年第一季度减持了中国重工集团5%。

虽然中国重工业第一季度的股价不是今年以来的最高区间价格,但却是当时历史上最高的区间价格。

自4月份以来,随着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与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合并的传言加剧,以及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股价再度飙升,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表示,不排除未来12个月进一步降价的可能性。

此外,今年五矿集团、中粮集团等央企也间接减持了上市公司的股份。例如,五矿稀土控制田甜彩票公司已经查封了其股东五矿集团的股份。自1月底以来,五矿集团已分两批减持股份,涉及逾7亿元人民币。

今年4月下旬,中粮集团先后将屯河股份减持至3000万股和2409万股,涉及资金8.11亿元。

混合改革仍然是一年一度的大戏。当然,利用中央企业股价上涨来大量减持的主体不仅是控股股东,也是一般金融投资者。

例如,今年2月AVIC机电被华融资产减持1155万股,今年前四个月中材国际被第二大股东石河子中天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减持5466万股。

据统计,今年共有70家中央企业的股东减持,接近去年的总数。以331.83亿元现金流出规模计算,各中央企业平均现金流出规模约为4.74亿元。

其中,中信证券、中国重工、中信国安等20家央企减持现金至308.05亿元,占70家央企减持总额的92.83%。

与一般民营上市公司不同,相当多的中央企业减持股份,不仅是为了提取资金的需要,有时也是为了控股股东层面,甚至是国务院SASAC层面的战略要求。

以中国重工业为例。本公司控股股东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必须遵守上市公司国有股东持股转让的相关规定,在规定期限内减持规模一般不超过5%。一些中央企业的控股股东甚至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减持不超过2%的股份。

需要指出的是,中央企业的控股股东一般持有30%以上的股份,有些公司持有50%以上的股份。

例如,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在减持后仍持有中国重工业52.7%的股份,是绝对控股股东。中海发展控股股东中海集团在4月份减持1.24%的股份后,仍持有中海发展38.54%的股份。

换句话说,中央企业的控股股东在利用高职位的同时,不会大幅稀释其控股股份或失去其控股股份,其在公司董事会中的强势地位也不会改变。

特别是随着国有企业混合制度改革的深入,中央企业高层职位的减少客观上为混合制度的改革铺平了道路。

一位经纪人告诉记者,改革混合制度最基本的方法是降低中央企业的持股比例,引入多元化的社会资本。高水平的减持可以有效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从而更有利于混合制度改革的实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