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电力寻租的“失控”与房价持续高位运行规制

国务院推出“国六条”的近半年之后,全国房价继续在高位运行。国务院实行“六国制”将近半年后,全国房价继续保持高位。

一些地方政府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而是深入房地产行业。没有足够的动力来改善住房的结构性矛盾。监管政策的实施是不利的。

一些官员无视宏观调控的大局,把权力变成寻租工具,阻碍了调控工作的推进。

全国房价继续居高不下,这一事实在国务院启动“六个州”后近半年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

目前,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形势依然严峻。

正如本报在昨天的相关报道中提到的,“国务院对房地产监管不太满意”。

显然,如果房地产价格继续居高不下,一些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将会加速上涨,这与国家稳定房地产价格的政策背道而驰,土地、信贷、市场准入等重点监管领域的政策也没有真正落实,中央政府不可能“满意”。

鉴于许多大中城市新建商品房同比增幅较高,建设部解释称监管政策滞后,监管效果尚未体现。一些学者呼吁政府正视真实的市场需求。

在房地产行业的结构性矛盾得到很好解决之前,如果政府对当前的实际需求判断失误,房地产市场的监管效果必然会过高。

建设部的解释并非没有道理,学术界的意见不妨虚心听取。

然而,尽管影响当前楼市价格的因素很多,我们仍然发现,在中央政府不断努力处理楼市问题的背景下,一些地方政府并没有真正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正是影响宏观调控效果的关键因素之一。

自国务院出台“六国统治”以来,一些地方政府的失职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地方政府深度介入房地产行业的问题没有改变,一些地方的情况,如在户外降温和在黑暗中支撑城市,仍然可见。其次,地方政府改善住房结构性矛盾的动力和积极性不足。第三,各种监管政策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政策在执行中被软化的情况并不少见。

这三个因素相互关联,相互交织,深刻影响了本轮房地产市场监管政策的短期甚至长期效果。

一些地方政府拒绝与房地产行业保持适度的距离。最终,这是由他们当地的利益决定的。

政府垄断了房地产一级市场的土地,也通过这种垄断力量干预市场。政府也可以通过影响国有商业银行来影响信贷大门。有些地方甚至通过拆迁等政府行为主动创造被动需求,在这些外部力量的影响下,市场供求关系被严重扭曲。

许多秘密支持城市的行为与中央政府的方向背道而驰。

受利益驱动,一些地方政府的行为导致了政府职能的混乱。

政府职能的无序反过来又作用于市场,导致监管效果不佳。

目前,政府应该提供的公共产品,如廉租房或经济适用房,仍然很少。

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廉租房制度对控制房价过高有直接影响。

廉租房本身与市场房价呈负相关。廉租房供应量每增加5%,房价就会下降3%~4%。

然而,目前的现实是,一些地方在这方面没有作出足够的努力。

根据数据,13个省、自治区尚未将廉租住房制度建设纳入省人民政府对市、区、县人民政府工作的目标责任制。70个地级以上城市尚未建立廉租住房制度;122个地级以上城市没有建立严格的申请审批程序。

此外,一些地方政府对廉租房的态度仍然模棱两可,“等一下,看看”的现象时有所闻。

当商品房建设与廉租房等公共产品之间有限的土地分配比例严重失衡时,房价的上涨只能是不可避免的。

国务院有关职能部门的官员最近在不同场合表示,今后的工作重点应该是落实已经出台的各项监管措施。

在“六国”的许多措施基本上“对症下药”的前提下,现在的关键是落实这些措施。

加强执行力比回到学术争论上来更重要。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许多监管政策最终依赖于当地的实施。

不幸的是,一些地方政府没有把整体利益放在首位,故意软化政策的实施。

“短腿”的实施已成为监管工作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更有甚者,一些官员无视宏观调控大局,逆风而行,把权力变成寻租工具,阻碍了调控工作的推进。

监管政策的实施无疑需要各方的努力。

面对房价长期居高不下的问题,相关各方应回归“统一理解”的原则。

其中,地方政府也应该承担更重的责任。

对于个别地方政府的违约,当然有必要依靠制度约束来迫使它们纠正。

例如,通过规范政府行为,切断其与房地产行业过于密切的联系;地方官员应该负责惩罚那些没有执行监管政策的人。

但是,除了制度,我们还需要依靠地方政府的主动性,在建设健康有序的房地产市场方面取得成绩,努力解决高房价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