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胜律师的下落引起了关注。

自从人权律师高志胜被判处三年零五次延期,并于上月22日回国以来,他和他的家人已经与外界完全隔离了十多天。据说,将他的家人驱逐出北京已成定局。包括一两辆行驶中的汽车在内的五辆汽车于元旦星期一8点从他家出发。然而,周二他们中的四个人出现在高智晟的房子外面,一些人亲眼看到了高智晟的女儿葛格。因此,高志胜目前是否在北京值得怀疑。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高智胜于2005年11月2日在盛智律师事务所工作。两天后,他被宣布停业整顿。

周二,在法新社照片中发布这条消息的北京活动人士胡佳告诉电视台,由于连续几天降雪、地面湿滑、夜间道路结冰以及能见度只有3000万米的浓雾,夜间开车非常危险。

胡佳引用的确切消息是,元旦晚上8点有五辆车从高志胜家出发。他说:今天下午情况得到了进一步证实。昨天的五辆车,两辆一前一后,中间是两辆货车,其中一辆是一家搬家公司的手推车。这辆车的出现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把高律师的房子全部搬出去。高律师回家过春节后才能回来,这绝不是国家的规定。他被北京开除了,不允许再回来。我认为这是一个乘汽车去陕北的好机会。

但是,胡佳引述目击者说在星期二早七点那五辆车的其中四辆又回到高智晟家门口,那辆搬家车却不知所终,而在中午目击者更看到了高律师的十三岁的女儿格格被三个国保人员跟着出门买东西,胡佳说如果格格回来了,就意味着高律师全家都在北京,但是从昨天晚八点多到今天早七点究竟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然而,胡佳引用目击者的话称,周二早上7点,五辆车中有四辆回到高志胜家门口,但正在行驶的那辆车不见了。中午,目击者甚至看到高的13岁女儿葛格被三名国家安全人员跟踪去购物。胡佳说,如果葛格回来,那就意味着高的家人都在北京。然而,没有人知道从昨天晚上8点到今天早上7点发生了什么。

周二下午,记者致电高志胜在陕北的大哥家。他嫂子说没有高志胜的消息。

那为什么四辆车回来了,移动的车消失了?胡佳分析了在过去11个小时里这个车站可能发生的事情。他说:一种可能性是,由于恶劣的交通条件和封闭的高速公路,他们被迫折返,移动的汽车可能在路上出了事故,停在路上,或者继续开往高律师的家乡,或者移动的汽车也回来了,但没有停在高律师的楼下。另一种可能性是,在我昨天晚上在海外博顺网上发布高律师的家人被送出北京的消息后,他们在海外照顾好了

不管高智晟一家目前是否在北京,胡佳认为当局将把高智晟一家送出北京是预料之中的事。

北京人权律师滕彪告诉电视台,即使高志胜正在服刑,他也有同样的权利选择服刑地点。他说:把高律师送到家乡没有法律依据,政治权利也不能受到限制。他仍然拥有基本的公民权利,包括公民权利、行政自由,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受到限制。

胡佳说,《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在华采访外国记者条例》于元旦生效。

第六条外国记者只需征得其在中国采访的单位和个人的同意。

无论是欺骗性的装饰、假的“牌坊”还是真正的奥运承诺。

测试的一个好方法是采访被非法拘留或监控的持不同政见者。

尽管高志胜在服刑期间不能接受采访,但他的家人肯定会成为海外媒体在中国的重要目标。这是当局无法容忍的,所以他们迟早会被驱逐出北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