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克林顿:美国后卫?

谈到是否竞选2016年总统,希拉里·克林顿不再像过去那样言辞犀利。

尽管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她会在2012年辞去美国国务卿一职后回来,但希拉里·克林顿在沉默和隐瞒三年后宣布了这一决定。

4月12日,东部时间下午3点左右,希拉里·克林顿宣布了她的第一个竞选广告。

与2008年第一次竞选总统时贯穿整个广告的精明自信的坚强女性形象不同,希拉里在广告的最后40秒隐藏了自己的野心,背后隐藏着普通人的愿望,比如普通母亲、刚刚毕业并正在寻找工作的中国学生,以及一对期待新生活诞生的黑人夫妇。

“我会竞选总统。

”希拉里笑着说道。

“我想开始赢得你们选票的旅程。因为这是你的时刻。

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旅行。

七年前,希拉里以“开创一个新时代”的高调姿态参加总统选举,但她最终还是收起了翅膀。这一次,她将自己重新定位为一个准备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普通人。

然而,希拉里毕竟不是一个普通人。尽管她已经改变了竞选广告的内容、形式和形象,但她声称自己是一名“美国捍卫者”,这仍然让外界意识到一名强势领导人的回归。

“美国保卫者”对美国人民乃至世界意味着什么?也许是旧秩序的消除和旧秩序的替代,或者是新秩序的自力更生。

新的竞选广告中坚强女性希拉里(Strong Women Hillary)的“距离感”放弃了她最喜欢的职业装、她永远暴露的发型和大红色唇膏,以低调友好的形象出现在镜头中。

为了从第一次总统选举的失败中吸取教训,希拉里在宣布连任前更换了形象顾问。

她雇佣了克里斯蒂娜·谢克,现任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前助手,帮助她塑造一个新的竞选形象——一个更加温柔和平易近人的普通女性。

然而,力量和侵略性被认为是克林顿七年前失败的“最大因素”。

然而,对于有意的改变会给希拉里带来多大的帮助,仍有很大的悬念。

因为了解或不熟悉希拉里的人都知道希拉里有着异常强烈的光环。

虽然这种强大的光环还没有诞生,但它已经被培育了半个多世纪。

尽管希拉里出生在芝加哥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但她父亲在二战期间的军事经历让她从小就生活在军队式的管理模式下。

在这种模式下,希拉里不仅遵从父亲的严格命令,还经历了她父亲所说的“挫折教育”。

“父亲经常坐在客厅的沙发椅上严厉地发号施令,贬低和贬低孩子们的进步,这让孩子们感到沮丧。

“美国著名记者卡尔·贝尔斯坦曾在她的传记中描述过希拉里的童年。

尽管希拉在后来的自传中将这种“挫折教育”称为“深深的父爱”,但希拉里自己也承认,正是在父亲的教育下,她比同龄人更有竞争力。

“我可以全力以赴去实现我想要的目标。

“希拉里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在她丈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记忆中,“强大的力量和冷静的态度”是希拉里留给他的第一印象。即使是因为希拉里的强势光环,克林顿也放弃了发起对话的机会,直到希拉里第一次向他介绍自己。

在成长过程中,希拉里聪明、勤奋、有竞争力,但也敏感、固执、多疑。这些特征最终被束缚在强大的光环下,成为希拉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正是在这种强大的光环下,希拉里以优异的成绩从耶鲁法学院毕业,成为美国100名最有影响力的律师,纽约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参议员,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担任公职的第一夫人。

然而,叶澄·小何击败小何正是因为希拉里·克林顿的“距离感”所带来的浓厚氛围,这使她在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的第一次挑战中摔倒。

希拉里·克林顿可以改变自己的形象,但她不能改变自己的性格,也不能完全扭转已经固化在美国人民心中的认知。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华尔街日报的最新民意调查,美国人对希拉里·克林顿的看法极度两极分化:48%的人爱她,46%的人恨她。

因此,克林顿应该想出一个能够“俘获”人民心灵的执政理念,而不是为了换取选民的支持而改变自己的形象。

“矛”和“盾”作为民主党候选人,为了“俘获”人民的心和思想,希拉里遇到的第一个也是最纠结的问题是如何安全地将自己的执政理念与过去8年领导美国的民主党总统奥巴马隔离开来——两者都表现出新总统候选人的新姿态,同时又不会在民主党内引发反弹。

这也是共和党攻击希拉里·克林顿的“软肋”。

“如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我们只会回到过去,再次体验奥巴马三世。

共和党在竞选广告中说。

问题是,如果在摆脱“奥巴马负担”的过程中出现轻微失误,希拉里将陷入另一个自相矛盾的“陷阱”。

为了获得大选,希拉里需要赢得由黑人、拉丁裔年轻人、工薪阶层以及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等在内的不同选民的支持,而这些人在2008年和2012年的大选中都将其选票投给了奥巴马。为了赢得选举,希拉里需要赢得不同选民的支持,包括在2008年和2012年选举中投票支持奥巴马的黑人、西班牙裔青年、工人阶级和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

与奥巴马的过度分离将导致克林顿失去这部分选票。

然而,如果我们继承奥巴马通过的金融监管法案和医疗改革法案,以获得这部分选民的认可,也将损害与希拉里·克林顿关系密切的华尔街的利益。

希拉里将有足够的钱参加2016年的选举。

目前,克林顿还没有提出自己的经济政策计划,但人们普遍预计,她将从克林顿的经济政策中吸取教训,唤起选民对那个美好时代的记忆。

希拉里·克林顿表示,她将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并帮助中产阶级减税。她还会在妇女和儿童问题上采取一些行动,这是她特别擅长的。

然而,希拉里的承诺和奥巴马目前的努力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唯一的不同可能是,希拉里,这位在白宫有八年“生活经验”的第一夫人和一位在促进两党协商与合作方面有经验的参议员,可能更有能力克服众议院和参议院之间的差距,实现她的既定目标。

虽然经济政策不能与奥巴马完全分离,但作为奥巴马第一任期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似乎也难以在外交政策上澄清与奥巴马的关系。

克林顿一直在推进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太战略”、包围俄罗斯的战略以及对伊朗的态度。

希拉里国务卿的履历不仅给她留下了100万公里的飞行距离和112个国家在竞选期间的经历,也给她留下了一份全球重建计划。

希拉里·克林顿在担任国务卿之初,谈到“21世纪的治国之道”时说,“美国不能解决世界上的所有问题,但是没有美国,世界上的问题就无法解决。

因此,我们应该珍惜手中的资源,包括至关重要的全球领导资本,并找到分配这些资源的最佳方式。

希拉里·克林顿称她通过综合手段保持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外交战略是美国的“聪明力量”。

然而,在运用“巧实力”概念的过程中,她常常在一个人身上扮演两个角色。

在中东问题上,希拉里·克林顿一再表示支持以色列,但她也为奥巴马政府与伊朗的核会谈精心策划。

在亚太问题上,希拉里·克林顿一方面充当美国重返亚太地区战略的“深水炸弹”,另一方面成为21世纪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倡导者之一。

尽管希拉里·克林顿曾因投票支持向伊拉克派兵而被归类为“鹰派”,但对于一个有着25年政治生涯的人来说,她的信念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

如果你想赢得2016年总统选举,现实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似乎都不适合希拉里。根据近十年来美国总统选举必须摇摆州才能赢得世界的规则,理想的现实主义形象可能更有助于希拉里创造历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