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反恐:俄罗斯和西方处于隔离状态?

11月24日,在马晓霖,一架俄罗斯苏24战斗机在叙利亚附近的土耳其境内被一枚导弹击落。土耳其指责俄罗斯战士入侵俄罗斯领土,无视一再警告。

俄罗斯总统普京猛烈抨击土耳其“背后捅刀子”,指责其与“伊斯兰国”武装部队勾结,并警告两国关系将受到严重影响。

这一意外事件引起了各方的紧张。预计寻求缓和与美国和欧洲关系的俄罗斯可能会暂时停止扩张。

然而,这起事故反映了中东反恐的困难,也反映了俄罗斯与西方在反恐方面的合作并不容易。

20日,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一致通过第2249号决议,谴责过去6个月在突尼斯、土耳其、埃及、黎巴嫩和法国发生的恐怖袭击,指出“伊斯兰国”、“基地”组织等组织给国际和平与安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威胁。

决议授权联合国主管成员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打击上述盘踞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组织,敦促所有国家阻止相关人员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与恐怖组织,防止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行为,并将公布新的制裁名单。

安全理事会最新“帝国之剑”的发布无疑将极大地促进国际反恐斗争。然而,取得有效成果完全取决于国际社会,特别是俄罗斯和西方大国的相互信任、密切协调和统一行动。

最近,国际恐怖主义呈现出新的特点。首先,“伊斯兰国”仍在挣扎,跳到外线反击,对战场上的对手进行报复,在黎巴嫩南部引发一系列爆炸,一架俄罗斯民航飞机在埃及西奈半岛坠毁,巴黎发生多起袭击事件。

其次,“伊斯兰国”显示了不可低估的全球招聘能力和专业人员的快速流动。

根据最新情报,该组织已命令其成员在英国冬眠,并随时准备就地攻击。

第三,“伊斯兰国”杀害两名人质——中国和挪威——表明滥杀滥伤的野蛮和残忍性质,严重威胁所有国家公民的自由旅行。

第四,“伊斯兰国”利用互联网和图片炫耀其自制炸弹炸毁飞机,并鼓励和暗示其追随者以“众包”方式采取类似行动,使得各种国防和反恐努力更加困难。

另一方面,两大恐怖组织之间的竞争关系也在加剧。基地组织不愿被伊斯兰国占领和边缘化,今年早些时候在巴黎《查理周报》被谋杀后一直在等待袭击机会,本月20日,基地组织对马里首都拉迪森酒店发动袭击,造成27人死亡。

为了吸引追随者和分裂对手,基地组织不仅谴责“伊斯兰国”的暴行,还打着“不伤害穆斯林”的旗号。在许多恐怖袭击中,“基地”组织决定其对手是否信仰伊斯兰教,从而形成某种混乱。

两股邪恶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将使反恐局势进一步复杂化。

法国起草了安全理事会第2249号决议草案。它吸收了俄罗斯的提议,并获得安全理事会15个成员的一致通过。它充分表达了国际社会的共识和意愿,为攻击和削弱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的武装力量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自9月份入侵叙利亚以来,俄罗斯一再呼吁组建国际反恐联盟。巴黎恐怖袭击后,法国还积极响应国际反恐联盟的倡议,推动以美国为首的现有62个国家联盟发挥真正有效的作用。

在筹备反恐联盟的同时,有乐观迹象表明,俄罗斯和美国基本上就寻求共同点达成了协议,同时在叙利亚的政治解决进程中保留分歧。他们计划在“支持叙利亚小组”的框架下向前迈进,争取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在明年元旦实现停火,组建过渡联合政府,起草新宪法,并在未来180天举行大选。

这一新迹象将有助于各方把火力集中在恐怖势力身上,加速他们的衰落。

然而,只有得到联合国的授权,目前的反恐局势才能改变,因为对俄罗斯、美国和欧洲来说,反恐不是最高优先事项。双方最关心的是谁将在未来控制叙利亚。因此,他们一定会以反恐的名义为叙利亚而战。

伊拉克的情况也大致相似。世界三个地区的什叶派、逊尼派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优先考虑的不是共同对付恐怖主义,而是如何最大化他们的教派利益。事实上,正是三个派别之间的巨大分歧为“伊斯兰国”迅速扩大和加强其在伊拉克的武装力量提供了/[/k0/。

因此,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反恐战争中,必须建立统一战线和统一组织。

如果美国、欧洲和俄罗斯协调各自的小伙伴,划分战区,统一分配作战任务,它们不仅可以实现有效的融合而不留下任何死角,还可以避免双方战斗机和武器造成的意外伤害。特别是,叙利亚和伊拉克在其空地区都非常有限。

美国和欧洲的俄罗斯军队非常熟悉中东局势。从技术上讲,没有悬念。困难在于他们彼此缺乏战略信任,以免在驱逐“伊斯兰国”部队后夺取两国的控制权。

迄今为止,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类似的动议,这是反恐明显有效的关键机制之一。

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斗机表明,独立作战将面临巨大风险。

其次,美国发动反恐战争一年多来,“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并没有显著减少,这证明其实力并没有受到严重破坏,甚至其防御和运动战的实力也基本完好无损,这表明其并不缺乏士兵。

据报道,叙利亚有数千万难民。如果他们没有谋生手段,他们很可能成为伊斯兰国的潜在新兵。

随着土耳其反对伊斯兰国,通过各种渠道进入该组织控制区的外国人人数可能正在减少。然而,乐观并不容易,还需要一个统一的监测机制。

安全理事会决议中不点名的要求最终取决于具体和可核查的体制安排。

军队没有动,干草先来了。


尽管安理会此前已通过相关决议,敦促联合国会员国切断与伊斯兰国武装部队的金融联系,冻结其外国资金。

然而,“伊斯兰国”武装部队占据了叙利亚和伊拉克40%的土地面积,似乎已经没有钱了。去年年底,该组织报告年度预算高达20亿美元。

据报道,武装部队的资金来源包括:走私石油、文物、人体器官和毒品;抢劫被占领地区的银行存款,对异教徒征收人头税,对管辖地区的穆斯林征收行政税,绑架人质勒索,抢劫家庭。

毕竟,各种税费的征收是有限的,高附加值的走私足以支持伊斯兰国武装部队的日常开支。因此,邻国是否能够关闭边境并阻止该组织的赚钱方式也至关重要。

当然,联合空袭击、切断军事来源和封锁金融路线不是彻底和迅速击败伊斯兰国的优先方式。最终的胜利取决于是否有一定规模的地面进攻。

虽然叙利亚-伊拉克战场上的“伊斯兰国”武装部队不具备通信、防御空和远程打击的优势,但它们具有将士兵变成平民和士兵与平民混合的优势。它们还具有易于集结和分散部队以及自由进攻和撤退的机动优势,这大大降低了多国部队的长、高、慢打击效果。

如果反恐联盟利用情报、系统空和精确打击优势,形成联合地面部队来切割和包围战场,形成局部立体部队和火力优势,就可以瘫痪伊斯兰国武装部队自由漫游的能力,借助近距离目标识别和引导,可以在避免伤害平民或减少伤亡的同时达到高效率的效果。

一旦“伊斯兰国”部队的领土被缩小,他们牢固的城镇被占领,他们的建制部队被击败,他们必将在反恐战争中赢得决定性的胜利,为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重建和复兴奠定和平基础和气氛,并为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变革带来积极的能量。

那时,无论是伊斯兰国还是基地组织都不会一天天衰落,失去房间空。

所有这些希望和想法都取决于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等主要大国的决心和意愿,它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功地联合起来反对法西斯主义。现在,抛开他们自己的计算,反击共同的敌人——恐怖主义势力——并为世界和平与安全承担一个大国的责任就更加合理了。

发表评论